首页>金临天下>交易所平台 金临天下Jin Lin World
交易所平台
黄金钱包张晶:珠宝行业未来五年将出现大型平台级服务企业
2017-11-21
分享:

黄金钱包早期投资人、能图资本创始人及总裁熊芬女士曾提到珠宝行业有两大投资机会:一是行业兼并整合,比如排名前十位的珠宝公司占有市场总份额不到30%,在当前行业发展问题凸显的情况下,大鱼吃小鱼的机会概率大很多;二是粗放式发展近30年后,互联网化、个性化、去库存、提高周转、数字化运营、产业链金融等等,都是这个行业发展的新机遇。已完成C轮融资的黄金钱包,专注于为国内中小珠宝企业提供优质金融服务。他们又是怎样看待珠宝行业的变局呢?黄金钱包联合创始人张晶给大家分享了他的观点。


张晶先生简介

张晶Sam,黄金钱包联合创始人。毕业于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曾任韬睿惠悦(Towers Watson)咨询顾问,创立过O2O服务网站。现为黄金钱包联合创始人,在黄金珠宝行业供应链领域有深入的研究。领导黄金钱包已累计服务3000余家大型黄金珠宝品牌企业,旨在通过“互联网+黄金”模式助力黄金珠宝产业转型升级。


1

深圳水贝毫无争议是国内最大的珠宝集散地,也是国内珠宝行业的风向标。前段时间笔者带一位朋友到水贝参观,这位朋友已经有三年时间没有到过水贝,所以这次再来水贝觉得处处都有新变化。但这并不奇怪,国内哪里不是一年一小变,三年一大变呢,但当我们聊起这些变化的细节,却发觉了非常有意思的情况。

之前珠宝行业的变化,有从生产加工,到前店后厂的分销通路之变;从产品款式单调,到各类产品技术、概念快速丰富的产品之变;从品牌内涵有限,到品牌营销、服务、管理大提升的品牌之变。

但总之,之前大部分变化的性质还是量变:从少到多,从简单到繁复。但这次的变化却不是这样,朋友所看到的并不是什么新品牌或是新产品,甚至在这个层面,还不如之前热闹。但金融、系统和营销,成了当下水贝街头最容易看到的新鲜词汇。

同时,在我们走访多家珠宝企业时,大家提的最多的词就是“转型”。尽管大家提到的很多“转型”只不过是些新概念和新产品,还难以称为真正的转型,却反映出珠宝业前所未有的人心思变状态。

我们把珠宝行业的从业结构,分为主体和服务商两个部分。珠宝行业的主体定义为参与珠宝产业链货品核心流转的经营主体,主要包括:原料商、生产商、批发商、品牌商和零售商;而服务商则是通过为产业链上各个主体提供专业化服务来获利的企业,包括设计(VI、形象、柜台、道具等)、检测、金融、营销、培训、系统物流等。

对于服务商来说,我们的判断是,未来五年内是形成大型平台级服务的黄金时期。平台级服务将具备纵向贯穿产业链,横向连接区域与品牌的特点。平台级服务商将从流量与数据上获得巨大的优势,从而成为行业规模增长的重要引擎。

2

为什么是未来五年会出现规模较大的平台级服务的机会,而不是更早或更晚,我们认为有如下几个方面的因素:

1.珠宝产业供需双方成熟度增强,体量巨大,但中间的匹配效率过低

中国珠宝产业的供给有多强大,有多丰富,可以随便问问珠宝行业的从业者。就拿深圳水贝来说,无论是产品工艺,还是产品种类,包括对市场的反应速度,绝对都是世界一流。

无论是千足金(AU999),还是万足金(AU9999),现在还出现了五个九的黄金制品;继硬金火爆之后,硬K金也悄然上市;《战狼》上映后,水贝第二天便做出了子弹头的吊坠产品,并且是硬金、黄金、银饰多个版本。

另一方面,在消费端,新世代年轻群体的崛起,让珠宝消费完成了由投资消费、仪式消费向轻奢消费、准快速消费的转变。与传统珠宝消费重成色相比,年轻群体更注重设计和身份认同。在互联网带来的信息爆炸之中,珠宝产业链在货品流转、精准管理、信息触达、反向定制等方面效率不足的问题已跃然纸上。

未来珠宝行业的竞争是效率的竞争,包括生产效率的提升(人工生产比例下降)、内部管理效率的提升(更精细系统化数据化的管理)、流转效率的提升(行业SAAS)以及营销效率的提升(精准获客与库存共享)。前两个效率提升,还可以只由行业主体自行提高,而后两项则必定需要行业第三方的介入。

 

2.互联网免疫的保护伞不复存在,系统接入使得平台级机会成为可能

珠宝行业传统而效率偏低的现状,离不开其“互联网免疫”的特性。互联网所青睐的,是高频、低价和标准化的商品和服务,凡是这一类的都必定首当其冲被互联网改造。从3C到服装食品,从机票到打车,互联网风卷残云似的让原本的产业结构发生了颠覆性的变革。

但珠宝恰恰不是互联网所擅长的,低频、高价和不标准化让这个行业的线上化率低得可怜。

据行业资深人士估计,目前珠宝电商占整个珠宝消费的比例不足1%。但从2015年开始,随着年轻世代(85及90后群体)逐渐成为消费主力,珠宝行业开始了一波“素转非”(即从以千足金万足金为代表的黄金消费,向硬金、K金、钻石、银饰为代表的广义珠宝类型产品消费的转化)的浪潮。

在不少地区,目前黄金和非素珠宝的销售比例已经基本持平,这意味着,珠宝零售商的利润率有了明显的提升(黄金是所有珠宝产品中利润率最低的,黄金销售比例下降而其他珠宝销售上升,整体利润率得到提高)。

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11月1日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预计硬金、K金等高毛利产品未来3年增速将维持在15%以上水平。

而非素类的产品,在频次、价格、和标准化程度几个维度上,明显更受互联网欢迎一些。首先是黄金产品大部分是按克重卖的(非常难标准化),而非素产品大部分是按件卖的(更容易标准化);黄金产品30克以上就需要上万元(高价),而非素产品五千元以下占大部分(相对低价);黄金产品销售非常依赖节庆和仪式感(送大礼、生日、过年),而非素珠宝则好的多(送小礼、日常佩戴与搭配),消费频次明显更高。

这就意味着,珠宝行业的“互联网免疫”特性正在失效,互联网对于珠宝行业的渗透必定会加速。这不仅是C端珠宝电商的机会,也包括互联网更多地参与提升行业效率,以及加速整合线上线下资源。

 

3.资本参与将打破珠宝产业的封闭生态

2016年的珠宝行业资本市场可谓热闹十足。19家以批发零售为主的珠宝企业挂牌新三板,向资本市场迈出了第一步;两家珠宝企业成功IPO,6家A股公司定增总额达到125亿元;并购市场发生9起并购交易,总交易额近80亿元。今年4月27日,周大生于深圳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这也是本土珠宝企业在资本市场的再次突破。

资本的进入必定不仅仅只有资金上的投入,也势必为产业全方位的变革提供了更强的源动力。

自2001年国家对黄金商品管制全面放开以来,珠宝行业经历了十年黄金上涨的红利期,经历了品牌从无到有、珠宝店由少到多的发展期,经历了产品工艺大发展的供给端爆发期,也经历了近一两年的素转非调整期。 

珠宝行业老板要么是体制内转制的弄潮儿,要么来源于传统金店的父业子承,福建莆田系和广东潮汕系从业者也是主力。虽说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有不少其他行业的能人志士加入其中,但总体来说这个行业依旧封闭而传统。人情、面子联结的行业网络,在过往对于行业的发展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资本驱动下的行业,必定会将其他行业的经验和模式引入珠宝行业,行业可能需要面对一个不仅要“以人为本”,还要以“资本”“数据”“消费者”为核心的新型产业结构。

3

最后一个问题,哪些类型的服务商有机会成为大型的平台级服务提供者呢?我们认为可以从三个角度思考:

第一,是行业刚需,不易受市场环境或个体因素影响。不会说行情好的时候需要,行情差就不用;也不会说高档品牌需要,中低档品牌就不用。 

第二,能够标准化。能够标准化和已经标准化还是两个概念,能够标准化非常重要,以当年的打车市场为例,出租车师傅接单这个环节原来没有标准化,但后来被滴滴和很多做出行的创业者做了标准化的改造;但并不是所有的第三方服务,都具备行业整体标准化的可能性的。一旦能够标准化,则意味着巨大的增长空间。 

第三,足够贴近供应链核心,能够在流转处做文章。产业链上下游的交易能够最直接地产生价值,在交易流转过程中提供的服务是价值体现最直接的。 

综合三个方面考虑,我们认为如下三个领域的机会比较大:系统(行业SAAS)、金融、检测。我们将在今后文章再为大家做详尽分析。


来源: 时尚资本道


协会名称:香港国际黄金协会|联系人:李先生|联系电话:(852)23451167|邮箱:info@hkiga.com|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288号英皇集团中心1106室
copyright © 2016 香港国际黄金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