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临天下>交易所平台 金临天下Jin Lin World
交易所平台
世界各国金库传奇
2019-01-09
分享:


“货币天然不是黄金,黄金天然是货币。”马克思一语道破了黄金与货币的本质。所谓货币是商品交易的媒介,而稀缺珍贵的黄金因其自身价值而形成实物货币,无须通过任何鉴定。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如黄金、白银等实物货币逐渐淡出人们视野,取而代之的是如钞票这样的信用货币。所谓信用货币,简而言之,只是一种依法规定,由银行提供的信用流通工具,其本身价值远远低于其货币价值。目前世界各国发行的几乎都是不以任何贵金属为基础而独立发挥货币职能的信用货币。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一旦出现政治动荡、政权更迭等情况时,这些依法认定的信用货币是否还有法可依?一旦立法的政权覆灭,法定钞票也很可能变为一堆废纸,在这个时期,黄金这样的天然货币之价值就会自然呈现,人们常说的“乱世藏黄金”,正是此理。

古罗马神庙亦是中央结算银行

自古以来,人类对于黄金似乎就有着超乎寻常的迷恋,在古埃及人的眼中,黄金是“可以触摸的太阳”,是太阳神的象征,在古罗马人眼中,黄金是黎明女神的名字。古埃及的历代法老用黄金打造自己的宝座,尤其是图坦卡蒙法老的黄金面具、黄金棺材、黄金宝座更是如今的黄金文物之最;古代欧洲的国王手持黄金权杖,以此作为权力的象征;法兰克国王的加冕之日,“黄金之剑”亦是必不可少之物,当画师为他们绘制肖像时,他们必须佩带此剑……历代因黄金而引发的战争、掠夺、杀戮更是史不绝书。早在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抒情诗人品达就因此发出了这样的叹息:“黄金是宙斯之子,蛀虫与铁锈都无法侵蚀之,但人的灵魂却被这至高无上的财富所侵蚀。”

在政教合一的时代,黄金不仅让许多君王为之迷恋,在宗教中它也有相当重的分量。有人做过统计,“《圣经》上有四百多处提到黄金,上帝亲自指示尘世的代理人摩西要用黄金来装饰布置膜拜他的圣所、圣幕,而且要求得很详细……在佛教中,黄金的颜色一直被视为神圣的颜色。但凡佛教圣物都经常以黄颜色装饰表面,所谓‘佛要金装’才具灵气,佛身也常用‘妙色身、金色身’来形容。因此,佛也有‘真金不怕火炼’一说”。正是因为历代统治者们都深刻意识到黄金的珍贵与重要,故无论中外,历史上的每一个帝国、每一个王朝都有自己的金库,每逢乱世之时,这将是用来做最后一搏的家底。

古罗马城邦时代,国家金库与神庙是一体的。古罗马共和国的金库就是被称为古罗马时期“最伟大的宗教庙宇”的朱庇特神庙。它位于罗马的卡比托利欧山,其中的第一神庙是罗马全国最重要的宗教建筑,供奉着朱庇特、朱诺和弥涅耳瓦三位大神。朱庇特神庙不仅仅是一个宗教中心,同时还发挥着中央结算银行的作用,整个意大利的货币信用体系都建立在大神庙的黄金储备上。当时罗马对各邦并没有直接控制权,但通过神庙中储备了大量的黄金,罗马控制了整个意大利的经济命脉,这使得它能把持着总体实力比自己强大的多的意大利各盟邦。古罗马共和国末期,前三头同盟决裂,其中势力最强的格涅乌斯?庞培被恺撒打败,在逃离罗马前,庞培不顾禁令,带走大量的黄金作为自己的军费,这一做法激起大量商人与官员的不满,使他们倒向恺撒,让庞培最终于公元前48年9月败亡。恺撒统一罗马后,建立了以罗马为中心的罗马帝国货币结算体系,并以罗马的金库中攒了数百年的黄金作为抵押,在全帝国境内统一了货币。在古罗马货币中,最值钱的即是金币,这个货币体系一直维持到罗马帝国分裂及蛮族入侵。

中国历代重视黄金储备

在古代中国,虽然不像西方那样频频发生因抢夺黄金而引发的战争,但历代统治者对于黄金储备同样很重视。早在公元前11世纪,周朝建立后,设有大府、玉府、内府、外府等专司府库之职,专门负责管理各种财务的出纳,这便是中国最早的国库雏形。史书中,西汉时期向来有“多金”的记载,当今有种比较激进的观点认为,西汉的黄金储备已经等于中国2003年的41.4%,那时“金子论斤赏赐,买卖用金子交易,甚至交罚款用的都是黄金”。虽然古籍中的“金”并不一定指黄金,但从当代出土大量汉代黄金制品来看(例如陕西博物馆中的大量金饼),似乎也能从侧面印证“西汉多金”的说法。由于古代国库中的黄金主要来源于金矿的开发,至少可以推断,“多金”的西汉是我国进行黄金开采的一个高峰期。此外,近年来古玩界传得沸沸扬扬的唐朝“黄金蛙”“黄金龟”据说出自唐朝金库,但在史料中并未找到明文记载,汉、唐毕竟时代久远,当时国库中的黄金储备究竟如何已不可考。

唐代的黄金产量与储备虽难以考证,但当时广西与湖南金矿的开发却是南方金矿开始得到利用的标志。到北宋王朝,西部大片国土丢失,山东半岛金矿成为金矿开发的主要来源。蒙元王朝时期,黄金峰值年产量突破1吨(3万余两),有关东北金矿的记载开始出现在史书中。到了明朝,云南丽江与四川北部成为黄金产量最高的地区,峰值年产量为1.25吨(4万余两)。到了清朝前期,因受战乱等因素影响,黄金产量一度进入低谷。晚清之际,东北及内外蒙古金矿产量比重大增,“1888-1890年,晚清时期年平均产量达13.5吨左右”,但至“1901年逐年下滑至4.51吨,仅及前期峰值的1/3。1911年恢复至15吨以上(48万两)”。

乱世藏黄金

由于古代王朝的黄金产量及储备只能根据文献与出土文物推测,而每一次王朝更迭时,国库中储备的黄金究竟有着怎样的作用,也因缺少文献而让后人难以有更直观的感受。不过,中国距今最近的一次政权更迭——国民党政权在大陆崩溃的前后,黄金的重要性被发挥得淋漓尽致。

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的国民经济就已濒临崩溃,尤其在内战爆发后,国民政府的货币发行额无止境狂增,到1947年8月为止,法币发行量共达6636944 亿元,比抗战胜利时增加了约 1190.8 倍。货币发行的猛增,不但未减轻财政危机,反而造成整个金融系统的崩溃。当信用货币出现危机之时,黄金作为天然货币的价值便会充分体现出来。

首先是国民政府为挽回法币的信誉,于1946年底开始抛售黄金和美元,没想到仅过了两个月,作为中国的金融中心的上海却发生了抢购黄金的风潮,“人们争相抛出法币抢购黄金、外币,黄金对法币比价猛烈上涨,2月1日1两黄金合法币40.8万元,2月10日则涨至96万元,法币贬值已达极低地步,实际上已经崩溃。在此情形下,政府不得不于2月17日起取缔黄金买卖、禁止外币在国内流通”。抢黄金风潮虽然被压制住了,但却无法阻止法币一路狂贬的趋势。

当政权处于风雨飘摇之际,国民政府的统治者自然也清楚“乱世藏黄金”的重要性,国府于1948年8月开始发行金圆券,以此方法强制将黄金、白银和外币兑换后收归国有。1949年1月10日,自知在大陆败局已定的蒋介石指派其子蒋经国前往上海会见中央银行总裁俞鸿钧,要求他将中央银行所存之美金与黄金移往台湾存放。实际上,这次密运自1948年底就已经开始,在蒋介石的直接指挥下,至少 450万两黄金分装在木箱内,半年内分7次秘密运抵台湾,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黄金跨海密运事件。正是因为有大量的黄金作为靠山,蒋介石政府败守台湾后得以顺利实施货币改革,新台币的改制遂于1950年7月1日起实施,稳住了台湾地区的经济。在时局动荡的乱世,黄金储备对于一个政权存亡之影响可见一斑。

美联储:当今世界最大的金库

到了“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尽管发行信用货币已经成为现代国家的主流,但黄金储备依旧是一个国家用以平衡国际收支,维持或影响汇率水平的重要形式,在稳定国民经济、抑制通货膨胀、提高国际资信等方面有着特殊作用。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金库,而黄金储备量的多少也成了国力强弱的标尺之一。早在200多年前,位于伦敦的英格兰银行被认为储藏了比世界任何地方都多的黄金,这座银行也因而享有“中央银行之母”的美誉。然而随着大英帝国在20世纪的没落,储藏的黄金被不断抛售,尤其是经过二战的洗礼后,世界上大量的黄金已从欧洲漂洋过海抵达美国,英格兰银行“世界最大金库”的地位也被美国联邦储备银行所取代。

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包括12个联邦储备区,每区各设有一家主要的联邦储备银行,这些银行在本区的其他城市设有分行。其中3家最大的联邦储备银行分别为纽约、芝加哥和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他们共控制了联邦储备体系50%以上的资产(贴现贷款、证券及其他资产)。美联储最初设立的目的是为了稳定和保护美国的银行系统,后来随着黄金及外汇储备的增加,它的主要职责已变为控制通货膨胀。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位于纽约曼哈顿下城金融区的自由大街上,从外观上看,这座建筑颇有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但门口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卫却提醒着来者,这并非普通的人文景点,而是一处非常重要的机构。这座银行拥有整个美联储体系大约1/4的资产,它的地下5层深达海平面以下15米,藏着各个国家的黄金储备,是目前世界最大的金库。即使进了银行的大门,要接近这个地下金库也并非易事,在通往库内的走廊上有警卫持枪站岗,守备森严,道路的尽头处还有一道重达90吨的大铁门。“进出这里的工作人员有的西装革履,有的衣着随便,但大多行色匆匆,且都要经过‘腰牌’检查。”当然,美联储的金库也并非什么“闲人免进”的军事秘密基地,即使是普通人,只要提前1—3个月预约,同样能有机会一睹其风采。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被认为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黄金贮藏地,保存的黄金占世界总量的1/4。当然,如此之高的储备量并非只是美国的财富,而是来自世界各地,最早向这里存入金砖的正是欧洲各国的中央银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纳粹德国的军队横扫欧洲,法国迅速沦亡,英国苦撑待变,这样的局势下,谁也无法预料未来将会如何。为了避免黄金储备因战争而遭洗劫,欧洲各国中央银行决定将储备的金砖运出战火四起的欧洲,漂洋过海送到美利坚并存入美联储,其中包括就曾经被认为是世界最大金库的英格兰银行。这些国家坚信,无论战局如何变化,美国都是最安全的地方。二战后,陆续有60多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和国际机构又陆续将黄金存入美联储,据冷战时期的资料记载,“西德存在这里的金砖2960吨,瑞士2590吨,法国2540吨,意大利2073吨,荷兰1367吨,比利时1063吨,日本754吨……”,当然,那时黄金储存量最多的还是美国自己,共有8216吨,有趣的是,紧随美国其后的国家正是它冷战的最大竞争对手苏联,存有3017吨。来自各国的黄金最终成就了今天世界最大的金库。

美联储的地下金库一共有122间储藏室,每间储藏室的室门上都有3道锁并贴有封条,室与室之间用钢铁隔开,储藏室“最大的可以存放近11万块金砖,堆起来有3米高、3米宽、5米多长。整个金库存放的黄金约有7000多吨,约占全球官方黄金储备2.93万吨的1/4”。当然,金库中的这些储藏室都是租给储存国使用的,各室门上只有号码,不写国名,这是美联储为交易保密而设置的,因为这座金库还承担着黄金交付所的功能。由于不少国家都将黄金储存在这里,如果两国之间达成了一笔黄金交易,他们只需将黄金换房间,即将金砖从售出国储藏室搬进购入国的藏室即可,能显示黄金转移的只有房间号码,没有人知道两个房号的背后是谁。这样的交易不仅保密,也省去了高昂的运输成本及运输途中的安全隐患,交易上的便捷是各国都愿意将黄金存入美联储的重要原因,这也让纽约成为目前全球的黄金交易中心。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如今在纽约联储金库里,只有约5%的黄金为美国政府所有。前文讲到,二战结束后,美国本国的金砖存储量为各国之冠,一度高达8216吨,但在20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这30多年间,美国开始将其中的部分黄金转手倒卖给一些欧洲国家。根据美联储便捷的交易方式,他们从美国手中购买黄金后,只需换个房间,不用将其移出,所以美联储金库中的黄金储备量并没有因此减少。那么美国本国其他的黄金去哪了?据说都分散在另外几处更安全的地方,例如号称全美国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位于肯塔基州路易维尔几十英里外的诺克斯堡美军基地,有人认为美国有一半的黄金都储藏在此地。

神秘的瑞士金库

与美国联邦储备银行比起来,瑞士银行的名头流传得更广,尤其是早年香港的警匪片中,常会出现黑帮、毒枭、贪腐分子等反派将不义之财存入瑞士银行的情节。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将钱存入瑞士银行呢?主要是因瑞士作为永久中立国的国家属性,让存在这里的钱财排除了在战争中被毁或受政治影响被冻结款项等风险,因而被大家视为最安全的地方,愿意将钱放在这里。现在人们常说的瑞士银行,实际上是指1998年由瑞士联合银行及瑞士银行集团合并而成的瑞士联合银行集团。追溯历史,该银行是1912年由温特图尔银行和托根贝格银行合并组成,后经过不断的兼并,逐渐称霸欧洲,成为世界最大的银行之一。

目前,瑞士银行的分行共有96家,近日有媒体对其中一家位于瑞士巴塞尔分行的地下金库的情况进行了报道并引发热议。从媒体公开的照片来看,这间布满金币的地下室内金光闪闪,仿佛动画人物史高治?麦克老鸭的“金钱泳池”。作为世界最著名的银行之一,瑞士银行的黄金储备虽比不上美联储,但也足以令人咋舌。不过瑞士银行与黄金之间却有一段不怎么光彩的历史。二战爆发前的欧洲,善于经商的犹太人掌握了大量财富,许多犹太人都在战前将黄金及钱财存入瑞士银行,战争爆发后,纳粹开始大肆迫害犹太人,不少曾在瑞士银行存款的犹太人在集中营中被杀害,这笔钱的账号和密码也随着他们一道化为灰烬。可是到二战结束后,“瑞士银行只是象征性地进行了部分赔偿,却把大多数存款隐匿起来”。瑞士银行侵吞犹太人存款的秘密在1989年被曝光,至今仍是无头公案。因为这些存款主人的后代们通常既不知道银行的名称,也不知道账号,只知道他们的父辈有财产并且常到瑞士去。

瑞士银行还一度卷入 “纳粹黄金案”的丑闻,起因是纳粹于二战期间在欧洲各国搜刮掠夺了大量黄金,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将掠夺来的大部分黄金重新熔铸成每块近400盎司(约合12公斤)的金锭,一部分藏在德国各地和帝国银行,另一部分则藏在其他一些中立国的银行,而瑞士银行正是大笔纳粹黄金的理想保险箱。据《血染的黄金:瑞士“纳粹黄金案”始末》一文的揭秘,“二战结束前,瑞士人看到德国气数已尽,就下令冻结了德国的账户。1945年,瑞士与盟军签署协定清查所有德国财产,但瑞士坚持说:在对这笔黄金如何估价问题上它保持独立,即不以盟军的估计数字为准。由于1946年冷战刚刚开始,西方盟国不但需要瑞士严守中立,更需要瑞士银行里的钱进行战后重建工作,所以美国劝说英国和法国接受了瑞士的立场……”此案最终的结果是瑞士向英、法、美归还6000万美元,而“按照盟军事先的估计,瑞士银行里共存有大约5亿多美元的纳粹黄金”。

那么,作为中立国的瑞士,对本国国库里的黄金又是如何管理的呢。与美联储、瑞银集团等银行相同,瑞士国库的黄金也是存放于地下,其中最神秘的一处是在伯尔尼瑞士联邦政府大楼和联邦议会大厦前面的广场地下深处,据说这座金库处在地下百米处的防核弹掩体内,从未对外开放。当然,瑞士也有不少储备黄金的国库是对公众开放的,有人分析其目的“在于炫耀储备之安全,吸引更多的国外托管客户”。在开放的金库内,“数百平方米的地下室,到处是标有纯度为99.9%的黄金”,但最引人注目的不是堆积如山的黄金,而是金库极其完善的安全设施。

瑞士金库的安全程度可称得上世界之最,“每个过道和入口处都设有先进的红外线电子检测系统,任何异样的动静和异物都无法逃脱它们的监控。每进一道门都得由分别掌管三把不同钥匙的三个人同时将钥匙伸进锁槽,并经过对持钥匙人身份证、指纹、眼球的红外扫描检测合格后,再输入由数字和字母混合组成的一连串密码,只有上述程序正确无误,厚重的国库第一道门才能开启”。进入金库参观的人倒是自由度颇高,既可以观看,也可触摸黄金,甚至还可以购买,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都要在陪同人员和摄像机的监视下进行,金库的安全设备会对所有参观者和工作人员都实行全天候摄录监控,并拍摄成录像带备查。

俄罗斯金库最土豪

与可供大众参观的瑞士金库比起来,俄罗斯的金库则属于最机密的国家机构,据说其所拥有的世间珍宝,无论数量还是种类,在世界上都没有第二个地方能比。因为俄罗斯的国家金库不仅具有和美联储、瑞士国库一样的黄金储备功能,同时还是一座收藏有各种珍贵饰品、文物、宝石、钱币等贵重物品的宝库。

俄罗斯国家金库坐落于一幢灰色的多层建筑内,外表很普通,楼内电梯陈旧狭小,但每个房间都配备了厚重气派的钢制门,房间内摆放着一排排编有号码的保险箱。藏品在收入金库之前,事先都要经专门委员会精心筛选,只有具有文化或历史价值的珍宝才能入选。例如在苏联时期收购或没收的沙俄贵族世家的珍宝饰物以及俄国历史上几次战争中的战利品。当然,在这座金库内,储藏量最大的还是黄金。《综述周刊》的记者是为数不多能够接近这座神秘金库的人,据其报道称:“金库内黄金存储量最大。我看到这里的金块体积都很大,重量大约12—13公斤。普通的俄罗斯公民在银行买不到这样大的金块,他们只能买到1克至1000克的金条……”

很多人认为俄罗斯的金库是一座只进不出的历史陈列馆,但实际上金库中的黄金及珍宝也是能与别国进行交易的,只是无论是出售或是转让国家金库的藏品,都必须有总统令。除了不计其数的黄金、珠宝、文物,俄罗斯金库还有一道别致的风景线,那就是在这里存在大量女性员工。据介绍,金库人员的日常工作就是把大个的宝石挑出来,小的宝石则根据大小、颜色、质地、形状归类,大约有400到9000种。“日复一日地将宝石归类、包装,再归类、再包装,就像给麦粒分类一样,工作非常枯燥,需要挑选者非常细心、耐心,只有心灵手巧又细心的女性才适合做这样的工作。”

目前,俄罗斯也是世界上仍大量买进黄金、储备黄金的少数国家之一。对此,俄罗斯金库的主任弗?雷布金曾表态,“尽管每年黄金市场供大于求近200吨,随着金价不断下跌,许多国家都开始减少黄金储备,但任何国家都会根据自己的国情,储备适量的黄金”,他们依然认为黄金是国家最保险的储备方式。

(参考资料:赵涛、彭龙《各国国库大揭秘》;凤凰大视野《黄金密档》;《血染的黄金:瑞士“纳粹黄金案”始末》;《综述周刊》等) 




协会名称:香港国际黄金协会|联系人:李先生|联系电话:(852)23451167|邮箱:info@hkiga.com|地址:香港中环德辅道141号中保集团大廈22/F,08室
copyright © 2016 香港国际黄金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